« 上一篇

谈谈感觉和知觉

一、觉、知、感
  觉和知不一样,如果把觉比作一个大的气球,那知只是大气球内部一个小的气球而已。在觉的状态下没有恐惧,觉性世界不需要规则,你觉察到了,你就去做了,别人也一样,不需要规则和法律来约束,这有点像老子推崇的无为而治的理想社会。知性世界的生活会生出情绪,但觉性世界没有,所以情绪不愿意进入觉性世界,那样它会死掉。
  除了感觉还有另外一种觉,知觉,或者说是觉的两种不同的对象,可以称做觉感,觉知。什么是感?什么是知?感上面是咸,下面是心,就是用心体会到了那个味,知是描述出来的东西,感是原始的刺激,知要调用大脑里的信息,每一种感都有脑里的符号或概念去对应。感是反应,知是反映。感是池塘边上的那棵树,而知则是池塘水面的倒影,知是间接的,感是直接的。知不是知觉。感要接触真实,知可以不用接触真实,感得到的东西一定是真实的,知得到的东西一定是不真实的,但它可以是正确的,也可能错误的。
  觉感,觉是操作,对感的反应的操作,觉感的反应过程,我明了,我晓了;觉知是对知的感觉的操作,觉你是怎么比方的,觉你在获得这个比方的明了,觉知道的过程。觉知有很多操作内容,我们把最简单、最原始的与觉感粘在一起,没有分离出来的,即像感又像知的那种状态叫做知觉,是对事物的整体属性的直接反应。
  觉感是一种认识活动,那个感是个别属性,它是一个纯粹自然的东西,一个没有经我们大脑做任何意义化的东西,一个没有意义的存在。但因为它没有任何意义,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就没法用,因此要对感觉操作所获得的信息做一个组织加工,赋予它某种意义,意义就是与大脑中的信息对上,从没有意义的一大堆素材到有一点意义的一小堆素材。光有感觉没法生活和交流,对应的中间过程是一个加工组织过程。知觉就是把感觉之中大量的没意义的素材,丢一些,拿一些,丢掉的做为背景,拿来的做为对象。比如对象是烟,我对烟有知觉,对烟周围的背景没知觉,而当我把注意力投向背景,桌子又成了对象,烟成了背景。
  感觉和知觉有一个共同的东西就是直接作用,觉就是靠直接,直接才有感知觉,间接就是反映,对想像的反映。通过知觉和感觉直接找到的就是本体。
  生理学告诉我们,人在感性反应时,主要由生理本能支配,此时的神经支配受植物神经的控制,控制中枢在脑干、间脑和边缘系统等猴子等都可能具有的古皮质、中间皮质和皮下神经核。这些中枢向下控制着腺体分泌、内脏、肌肉、皮肤活动等,这些不能自觉的生理活动。这跟在“认识”活动中的情况完全不同。“认识”活动直接受意识控制,中枢在新皮质。新皮质系统有人分析综合、概括抽象等活动的中枢,经过这些操作以后,人不会对所“认识”的对象有神秘感,事物的“理路”会在那里清晰的被意识到,所以,“认识”活动是“反映”,而不是“反应”。
  总体来把握下,感,是指人在交互作用中,因为把自己亲自投入进去之后产生的反应,这种反应具有只知道现象不知道发生过程的神秘感。感性活动,是身心受到情景激发的本能反应。所谓本能是本体的能力,本体的能量。知,是指对人或者心情、事物的观察性反映,大致可以理解为不把自己投入其中而产生的反应。
  二、感觉
  感觉是心理活动的基础,是从外部采购的最基础的原材料,感觉不能直接从外部获取,而是通过人的接受器转换后拿过来。通常情况下,人们的心理工厂很少通过感觉从外部采购原材料,而是把以往的经验,思维等心理产成品当作原材料,在流水线上封闭运行,虽然很糟糕,但还是一如继往。
  感觉系统应该如何操作呢,对于我们来说让自己静下来就可以,不做其他的思维。打一个比方,就好像水流到池塘里,照单全收,池塘不会抗议,也不会欢迎,整个池塘明了水的深浅,颜色,各种状态,它只是明了,当水注多了,它就会自然溢出,如此而已。
  具体于我们来说做点什么,就能获得感觉。两种说法:一是放松的警觉,放松就是把我们所有内部的加工机器全部停下来,我们的机器以前在转什么?那是长期以来积累的情绪,内部的创伤在不停的运转。在放松的同时,你需要警觉起来,警觉是个什么动作呢?让你感觉的机构处于工作状态,随时接收所有接收到的信息,不加选择、不加区分的、不间断的接收。警觉不同于警惕,警觉没有选择性,不间断的,警惕则是区分的、间断的、选择的——警惕和担心有关,有心念下行。我们做感觉只做第一道原材料采购工序,材料来了,我知道,我收了,登记了,放松的警觉就能获得感觉,觉观也是这样,关掉更多的部分腾出空间迎接另一部分。第二种说法是寻伺,从纯粹的内部操作(你的内在中枢怎么拾取已经摄入内部的信号)来讲,感觉过程是一个寻、伺过程。寻,就是查找,并定位在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是一个内部的地方),伺就是不让已经固定的掉下来——实际的情况是掉来之后重新放回那个地方(内部的地方)。
  感觉不是按照人的好恶来选择的,而是根据我的实际需要,感觉就是人采购的最鲜活的、直接的第一手原材料。所以心理活动的基础就是感觉,也叫元心理。因为人类的复杂,我们总是把最简单的原材料采购工作忽略了。做感觉练习就是让你拥有精密手术刀,发现精微之处并解决问题。操作的重点在于安静,安静是为了让人做振聋发馈的事情。罩场练习是知觉的范畴,但是对我们练习感觉很有帮助。
  三、知觉
  知觉,是人把来自感官的信息转化为有意义的对象的心理过程。我们知道,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很难体会到纯粹的感觉,感觉信息一经感觉系统传递到大脑,知觉便产生了。以视觉为例,来自感觉器官的信息为我们提供了某种颜色、边界、线段等个别属性,经过头脑的加工我们认出了“这是一个香蕉”,“这是一个墨水瓶”。这种把感觉信息转化为有意义、可命名的经验的过程叫做知觉过程,所获得内部经验叫做知觉。
  知觉,是对直接作用于感觉器官的刺激的整体属性的把握。它具有三个特性:当下的,直接的,整体的。
  感觉是一种没有意义的存在,知觉则是获得初级、具体意义的存在。
  知觉就是当下直接获得的刺激你感官的感觉材料,一定不是过去的记忆,直接很重要,如果是间接则是想像;一定是被加工、组织过的,会形成对象和背景。这个当下的对象就是名词的知觉,形成的这个过程叫动词的知觉。日常生活中人们通常认为知觉是下行的,这是一包烟,拿烟这个概念和烟这个物体对上,在知觉练习中这是有问题的。我们的生物机制有一种能力,它能直接把物体和概念对应在一起,不需要记忆库中的信息下行,也不需要欲望下行。这个觉察有一定难度,可能需要数年修行才能感觉到那个真实的整合机制,这种整合机制产生的知觉是靠谱的,直觉类似于这种知觉。
  知觉有以下属性:一、直接性,必须是直接面对,不可能是记忆中的对象。二、组织性,它有经过挑选、加工的过程。三、整体性,它有别于感觉的个别属性。四、当下性。感觉获得的材料对应一个大脑中的概念,材料在那里,概念也在那里,这是知觉。当下性就是材料和概念同时被我们观照的那个瞬间。概念是思维的最小单位,知觉是一个瞬态。
  做感觉练习时我们通常先找到了知觉,从感觉的原材料中挑出了对象,把没看到的部分归于背景。知觉对于每个人的价值不一样,有的人喜欢铁矿石,选择的就是铁矿石,有的人喜欢砂石料,选择的就是砂石料。可见知觉并不是很靠谱,大多数人只采购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感觉中获得的大部分材料被我们丢弃了,不能完整地了解感觉材料的全貌。这是感觉和知觉的关联,我们可以通过做感觉练习来扩充我们的知觉对象和背景,产生新的领悟,这就是创新。
  根据事物都有空间、时间和运动的特性,知觉区分为空间知觉、时间知觉和运动知觉。空间知觉就是我们对物体的形状、大小、深度、方位等空间特性的知觉;时间知觉是人对客观现象的持续性和顺序性的知觉;运动知觉是人对物体的静止和运动以及运动速度的知觉。
  (一)空间知觉
  空间就是界,时间是世,空间和时间组成了世界。我目前觉知到我在这个屋子里,我们可以把我放在整个城市,整个国度,整个地球,整个宇宙上去觉知,扩充背景,产生新的体会。空间知觉涉及到有限无限,时间知觉涉及到生死。把空间进行划分是必要的,但我们分开后就不会合了,看不到整体了。用觉去观,即可以是分的,也是合的。    空间知觉可以通过单纯地觉知方向、边界、位置、大小、距离和深度、远近、体积来训练。具体可以分为视空间知觉,听空间知觉。你可以选择任何参考系,所以空间知觉是随着参考系的变化而变化的。
  (二)时间知觉
  跟没有空间感受器一样,人没有时间感受器。所以时间和空间只能是对感觉信息的加工结果。时间是人们顺序地、持续地观察事物的结果。客观上并不存在时间,时间是一种主观印象,根植于人体的机能。时间的体验内容是,事物在“空间”中呈现的顺序性和持续性,这是以观察者的需要为中心建立起来的印象。谈到时间,人们自然会想到过去、现在和未来。实际上作为知觉的时间是不包含过去和未来的——因为知觉是对直接作用于感受器的刺激的反映和反应,过去和未来不是直接作用的。
  顺序知觉和持续知觉是目前研究时间知觉的主要领域,也就是说就现在的科学研究而言,时间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持续性和顺序性。 一个绵延事件(时间)的基本结构包括两个方面:从瞬时体验过渡到持续体验,形成持续性知觉。瞬时体验就是通常说的瞬间、刹那、时刻。多长的时间被体验为瞬时呢?人体内有一个30毫秒的时钟脉冲,人类能体验到的最短时间,包含了一个或者数个这样的时间量子。
  另一个是从同时性体验过渡到相继性体验形成顺序性知觉。同时性体验,指两个或者以上的事物在同一个瞬间被知觉到,相继体验指两个或者多个事物不在同一瞬间被知觉到,而是在不同的瞬间被知觉到。当同样的几个事物,从同时体验转换到相继体验,就会被体验为顺序知觉。
  我们通常所说的时间是一个概念,并不是时间本身,它是一把尺子,用来衡量时间的持续性和顺序性,可以用它来交流,但持续性和顺序性并不是时间本身。刚才这个时间概念使用了记忆,过去的是刚才,没发生的是未来。正在发生的是当下,你所在的那一段。当你真正活在当下时,你体会不到时间,没有时间这个概念,既没有在意持续性,也没有在意顺序性,而是持续和顺序指称的实体,它就是时间知觉。
  作为知觉的时间,便是人们通常说的“当下”、“现在”,一般只有3——5秒,超过这个长度的时间便不会被称为“现在”,往往会使用“刚才”之类的词汇称谓。未来,则是在当下这个3-5秒结束之后的下一个当下及以后的当下,往往使用“迅即”、"马上"、“稍后”之类的词汇表达。你做这件事情用了5分钟时间,这个5分钟已经不是直接的时间知觉,是对时间的记忆了。总之,时间知觉便是当下,当下只有3-5秒的长度。
  当下就是一个瞬时体验,时间的持续性就是由一个个瞬时体验组成,一个瞬时体验大约一个呼吸,3-5秒左右,没有很长,长的是记忆。顺序性知觉不存在最大范围的问题,因为他的任务是区分出现后即可;而持续性知觉则不同,他除了需要知觉到最小的时间长度以外,还需要知觉到最大的可以被当作正在直接作用的范围(时间长度)。人对时间长度的最大知觉范围,依据感觉通道和信息内容有所差异,比如英语诗句3秒,光刺激6秒,乐音2-5秒
  通过感知觉练习后你会产生一些联想,联想重要,但对课程训练来说是不必要的。
  (三)运动知觉
  运动知觉,是对客体或者客体的部分在空间上的位置变化以及位置变化速度的知觉。仔细体会,你可能会发现,运动知觉的本质是时间和空间的知觉联合:位置属于空间知觉,从一个位置到另一个位置叫做位置变化。变化着的两个位置之间所经历的持续性(时间间隔的长短)跟位置变化的量(距离或者叫做深度知觉)的比较关系,便是运动的速度。两个位置的顺序性关系则是运动的方向。
  于是我们可以这样说:运动知觉,是更加复杂的、更加统合的空间知觉和时间知觉;运动知觉是我们在更加持续的观察中,试图把握空间知觉之间的关系而引发的知觉,是对知觉的再知觉。运动知觉,是加工性更多的知觉。
  我们对客观事物的不断变化——即变化的速度和方向——的知觉,是通过多种感官的协同活动而实现的——都是在大量的感觉信息的基础上加工而成。来自于遗传的身心机能在经过长时间的训练之后,我们已经熟练到感觉不到知觉的加工过程,可以像感觉那样直接获取运动知觉印象了。所以练习中我们可以像做感觉练习那样获取运动知觉印象。
  对象的位移及其速度就是运动。运动知觉是对运动的知觉。运动知觉的练习就是知道在运动就可以了,不间断地知道在运动。针对不同的参照系,观察运动的不同。
  四、觉观
  觉观,觉是动作,也是能量,观是一个工作。觉观的第一步是放松,放下欲望,念头,人就松了,一放空间就出来了,就可以装下东西了,这就是无为、无不为。觉观的第二步是警觉,当真正放松后,警觉会自然产生,这是身体的本能,这个时候感觉和知觉作为原材料就能进来了。觉观的第三步是观,观是整个过程,是工作,放松的警觉后就观了。观可以分为主体观,客体观(对象化的观),观想(慧观),而主体观大概指称觉观。
  这时候我们可以理解:外部“客在之物”,是通过信号转换而进入我们内部的,“客在之物”并没有直接进入我们的内部,我们“知晓”的不是外在之物,而是进入内部的信号。换句话说,我们只有把注意力投注在内部,才能实现对客在之物的“知晓”。一个真实的知晓过程是:“我”把“我的”注意力(觉性之光)投注到正在全然接受的“我的内部”。在自己的内在的知,可以叫做觉。
  所以现在请你尝试,把注意力从最早的那个“对象”开始,逐渐向内部扩大,最终扩展到正在接受并反应所有刺激的那个“我的内部”(寻)并尝试稳定地保持在这个“我的内部上”(伺),这样你就把你自己和你正在观察的对象,同时纳入了你的觉知。
  换一种讲法,觉是对内在的知,通过这种知(觉)我们获得感觉(对外部事物的转换性反映),知觉是对觉的理解明了——被当作对象的知,至此我们获得了对外部世界的认识(知)。知也好觉也好,都是人试图对外部世界建立联系,为了获得一个了明,用一个字概括这种联系——观。觉观,就是对观的内部观察-对观的内观。
  尝试经历这样一种情景:你所在的某个时空,你是这里的主人,你对这个时空和时空中的所有人或物及其状态负有全部责任,所以你必须保持对他们整体的,不间断的知晓(以备随时做出正确精准的反应来实现系统的和谐和有效发展)而不实际做出应对性反应。这种操练,我们可以把它叫做“罩场”。
  还有一种行走的方式,可以促进我们达成这种能力,这种行走方式叫做“经行”。经行的意思大概可以解释为“经历(觉知)行走”,具体做法包括如下部分:第一,调整身姿:你的脊柱(从颈椎的顶端到尾椎的末端)像中间有孔的铜钱被从它的中轴线的上方伸下来的细线穿起来整个的被提起来了,线往上提着,铜钱却自然的落下来垂直的落成一个笔直的柱子。这样整个上半身便呈现为一种内紧外松的状态了。第二,收小腹。第三,双手自然下垂于身体两侧,手掌心似有向下按压在某种支撑物上的感觉(行走时不摆动)。第四,腿部运动方式前脚不迈,落地时脚跟不先着地;后脚后跟用力推动身体前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