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读《庄子》:强迫症

 强迫症全称为强迫性神经症,是世界上最难治愈的几种神经症之一,号称心理疾病中的癌症,在人类已知的精神痛苦中,还没有哪一种能超过强迫症。
  为什么强迫症会比一般的心理疾病痛苦?这来源于它的双重伤害,以有意识的自我强迫与有意识的自我反强迫同时存在为特征,患者明知强迫症状的持续存在毫无意义且不合理,却不能克制的反复出现,愈是企图努力抵制,反而愈感到紧张和痛苦。《庄子.让王》里有一则故事对此进行了描述,应该是世界上最早描述强迫症状的文献。
  魏国公子牟向瞻子请教:“身在江海之上,心居乎魏阙之下,奈何?”意思是我隐居在偏远的地方,内心却想着王室的荣华,怎么办呢?瞻子说:“看重生命。看重生命就会轻视利禄。”公子牟说:“虽知之,未能自胜也。”虽然知道这一点,但还是不能克制自己。瞻子说:“不能自胜则从,神无恶乎!不能自胜而强不从者,此之谓重伤。重伤之人,无寿类矣。”瞻子的回答可谓入木三分,不能克制自己就应该顺应,心神才不会产生厌恶。不能克制自己又勉强不肯顺应,这叫做双重伤害。受到双重伤害的人,没有能活得下去的。
  庄子对人生看得太透彻,两千多年前的一句话到现在依然是治疗强迫症的主要思想精髓——顺其自然、无为。人没有不强迫的(圣人除外),只是发展到强迫症的少,但也只是比强迫症痛苦程度轻一些而已,依然是人类痛苦的源泉。庄子的道自然、无为,很简单,很明确,天下人却“莫能知,莫能行”,这源于人的私欲。
  无为,不是什么都不做,我的理解是无心而为。刻意的去做事和对人都会显得做作、不自然,即使他是好心,即使他做的是好事,也会让人感到不舒服。只要有意,就代表了他的私心,他不是单纯去做事和对人,而是背后有个目的存在。这骗得了别人,但骗不了自己。强迫症的人就是如此,明明是个胆小懦弱的人,但还强制不让自己害怕,想做英雄,结果只会遭遇本我强烈的反抗,让自己受到双重伤害,循环往复,无法自拔。
  庄子是个穷光蛋,甚至还要向人借米维持生活,在现代社会看来就是个失败者,纯粹的屌丝。但他以自己向社会证明,快乐跟财富权势没有半毛钱关系,哪怕富如魏国公子牟不了解道,人生也只能强迫。